易发报导:

  文|谷心禀

  流程编辑|梁舒奕

  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

  6月26日,埃夫特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的科创板上市申请被上交所受理。

  主营机器人(300024,股吧)制造、明星投资机构不断加入,无论从“概念”还是股东结构看,埃夫特都是一家有潜力成为科创板明星企业的公司。

  尽管地处安徽芜湖,城市本身研发环境一般,但公司在相关产业报告中被认定为是中国工业机器人第一梯队的企业。面对不断增长的营收,摆在公司面前最大的问题有两个――何时才能真正盈利?以及如何将收购来的国外核心技术持续在国内转化落地。

  资本助力,估值飞涨

  招股书显示,埃夫特在2016年-2018年间的总营收为5.04亿元、7.82亿元、13.14亿元,但对应的净利润却仅仅为-5018.47万元、3113.88万元与612.24万元,盈利能力较差。

  事实上,埃夫特因为受国家及地方鼓励智能制造产业的扶持,这3年间收到的政府补助金额分别为0.41亿元、1.08亿元、1.71亿元。也就是说,公司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为-0.81亿元、-1.26亿元、-1.40亿元,至今未能盈利。

  埃夫特的前身是奇瑞汽车全资子公司奇瑞装备,成立于2007年,注册资本仅200万元。2012年时公司更名为安徽埃夫特智能装备有限公司,2014年6月时芜湖国资委下属的远大创投成为控股股东。

  之后,埃夫特经历了多轮增资扩股,引入了包括美的集团、基石资本等在内的多家知名企业与投资机构。与此同时,公司的估值也在这一过程从快速攀升,从2015年6月末3.02亿元的股东权益评估值飞涨至2018年9月末的36.99亿元。

  到了2019年4月的申报前夕,建信投资、深创投等8家私募从原第四大股东睿博投资手中受让了854万股公司股份,受让价格11.7元/股。如果以此价格来算,公司的整体估值已经达到了45.79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一过程中奇瑞并未对埃夫特进行增资,目前持股比例仅为1.41%。

  “买买买”模式

  埃夫特在招股书中自陈,从目前整体市场环境来看,欧、日系工业机器人产业链企业经过长期发展积累,形成了优势技术。因此海外并购是获得相关技术的最有效率的路径。

  于是,有了资本加持的埃夫特做起海外并购毫无含糊,埃夫特从在2015年收购了喷涂机器人制造及系统集成商CMA、2016年收购了通用工业机器人系统集成商 EVOLUT、2017年1.3亿欧元收购中高端汽车白车身焊接系统集成商WFC的100%股权和战略投资运动控制系统设计公司ROBOX 40%的股权,并在国内合资设立希美埃、埃华路、瑞博思等公司。

  埃夫特通过通过大量的海外收购,一方面想在吸收核心技术后逐步开发国内相关空白市场,另一方面也希望以此作为介入国外市场的契机。然而,公司的收购与整合效果并不理想。

  在被埃夫特收购前, WFC于2016年实现了1.02亿元的净利润。但此后,公司业绩便一路下滑,2017年仅仅盈利0.07亿元,2018年净利润则为-0.19亿元。

  这一系列收购也让公司积累了大量的商誉。截止2018年末,公司收购CMA、 EVOLUT和WFC形成的商誉账面价值分别为0.13亿元、0.49亿元和3.6亿元。

  但即使像遇见WFC这样近两年净利润大幅下滑的情况,埃夫特仍未计提任何商誉减值损失。对此,招股书中特别给出解释是:截至2019年4月底,WFC已签订合同且尚未执行完毕的订单金额合计7308.52万欧元,持续盈利能力未发生重大不利变化。

  系统集成业务造成应收账款高企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信息,埃夫特所在行业属于智能制造装备行业,主营业务为工业机器人整机及其核心零部件、系统集成的研发、生产、销售,主要产品分为三大类别:核心零部件产品、整机产品、机器人系统集成解决方案。

  但从业务的实际开展来看,埃夫特2018年机器人整机销售额仅占总销售额的16.83%,且呈现出逐年下降的趋势。与此同时,公司的系统集成业务占比超过了80%,而这一业务的实质是做生产线及其线上的传感装置。

  集成业务的高占比更多带来的是对于公司财务上的影响。

  由于公司系统集成服务是以完工百分比法确认收入,而客户以合同约定的项目进度按比例支付工程款,因此公司的应收账款余额始终保持在高位,2016年-2018年分别为3.19亿元、5.98亿元以及6.27亿元,占同期营业的比重达到了63.32%、76.47%和47.70%。

  同时,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受此影响也大幅下降,到了2018年净流出2.58亿元。

  (完)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飞鱼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易发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