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发报导:

图虫创意 图

创业板注册制改革的关键在于配套的制度创新要超越科创板,有所不同的基础上并有所突破。

我国经济步入高质量转型升级阶段,呼吁一个更加强大、更加高效的资本市场与之相匹配。创业板改革势在必行,积极向前推进的同时,注册制成为核心看点。

科创板已为创业板注册制改革,积累诸多宝贵经验。于发行制度、交易制度、投资者门槛等方面,市场期待创业板注册制改革迈出更加大胆的步伐。

改革推进势在必行

8月18日发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中提到,研究完善创业板发行上市、再融资和并购重组制度,创造条件推动注册制改革。

在粤港澳大湾区等国家重量级规划中,改革多次与创业板紧密相挂钩。从当前来看,注册制无疑是创业板改革的重头戏。创业板实行注册制改革,必要性及紧迫性何在?

中国市场学会金融学术委员、东北证券(000686)研究总监付立春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创业板自成立以来,在支持新经济发展方面取得了显著的成效。改革的必要性在于,设立之初意在对标美国纳斯达克市场,对应助力中型高新企业快速成长。但从创业板的机制设置、定位功能、企业质量、运行情况多方面,未达到可企及的最好效果,独特性没有体现出来。

“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呼唤高质量的资本市场予以匹配,为高新技术企业提供更好的融资功能。”付立春进一步表示,粤港澳大湾区,作为开放窗口,需要更加优质的资本市场作为发展动力。同时,湾区现有的金融科技、新一代信息技术等新型产业,代表国际最高水平,需要更加到位的金融服务来提供支撑。创业板有望成为A股存量改革的突破口。

此外,在分析人士看来,目前创业板注册制改革条件已基本成熟。深交所总经理王建军在今年3月明确表示,创业板已经做好了充分的改革准备。

法律法规层面亦提供适宜生长的土壤。2018年3月,证监会宣布修改《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二十六条和《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管理办法》第十一条,明确规定符合条件的创新企业不再适用有关盈利及不存在未弥补亏损的发行条件。

制度创新期待突破

记者从接近深交所人士处获悉,目前深交所的注册制改革正在全力推进中。科创板自开市以来,总体运行平稳,亦为创业板注册制改革积累较多宝贵经验。

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创业板注册制改革取得良好进展,科创板的成功经验可予以借鉴。一是放宽上市门槛,允许暂时亏损但发展前景、成长性较好的科创类企业上市;二是鼓励代表未来经济发展方向的、有科技含量的公司申请创业板上市。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强调,创业板注册制改革的关键在于配套的制度创新要超越科创板,有所不同的基础上并有所突破。创业板十年发展历史,目前在注册制进程上,已落后于科创板。深圳作为粤港澳大湾区改革的龙头,以及未来先行先试改革示范区的代表,深交所有条件推进改革,需抓住此次契机。

具体来看,董登新认为,改革或可从几个方面入手:

一是IPO门槛方面,相较科创板,创业板应有更大幅度的下调,需明显低于科创板的10亿估值门槛。如果将科创板界定为大中型创新企业的IPO市场,创业板或是中小型创新企业IPO的市场。

二是交易制度上,当前时机成熟,创业板可探索更加大胆的创新形式,例如恢复T+0回转交易制度,向港交所靠拢,取消个股涨跌幅限制等。

三是新股申购方面,创业板应率先取消市值配售,采用实缴资金的方式来申购新股。在实缴资金申购的前提下,可让场内外所有投资者均参与到新股申购中来。

四是投资者门槛上,出于新老政策衔接以及加深市场对“卖者有责、买者自负”的游戏规则认知,可适当维持原有创业板投资者准入门槛不变。

未来关系存分歧

也有观点认为,“创业板注册制改革,投资者门槛应该对标科创板。”上海某资深机构研究员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不然对普通投资者的风险,就显得高了一些。”

对于创业板未来新老投资者的“安置”问题,该研究员认为,“就像科创板原来进去的就买不了,现在不满足的可以只能卖不能买。注册制是大势所趋,未来创业板优质的公司,投资者机构化的特征将会愈发显著。”

针对改革后续的市场表现,华南某二级市场交易员对《国际金融报》记者预测:“创业板注册制改革,短期利好,注册制下的IPO将面临更多的增量资金进入市场;中期则利空,因为市场存在一定的资金分流压力;由核准制转向注册制,长期市场风格则趋于向价值投资转型。”

未来实行注册制的创业板,与科创板将是一种怎样的全新关系?

上述交易员表示,科创板一般与科技类型企业挂钩,创业板则不一定,受辖的交易规则亦不尽相同。竞争关系则偏向伪命题,考虑到指数上两者的走势会趋于高度相关,对指数的具体构成亦会产生影响,但企业总归是可根据自身实际情况,选择合适的板块上市的。所谓的资金分流,一定程度上,可看做是竞争关系,但更多是存在于新老资金博弈之间,而非板块之间。

“科创板与创业板,皆是我国多层次资本市场的组成部分,未来应是竞争、合作、分工等融合关系。实际上,注册制更多是上市速度变快,其余方面影响不大,加快审核速度不等于放宽审核标准。”上述机构研究员称。

“竞争关系总归是存在的,无论是从区域还是企业性质、发展阶段、机制设置而言。”付立春认为,无需刻意进行人为分工设置,科创板与创业板可各自推进市场化、服务化的进一步开放,自主权交由企业,让企业自行挑选合意的市场。

券商发展迎来机遇

创业板注册制改革,为券商也带来了诸多的发展机遇,主要表现在券商板块以及投行业务增量等利好上。

证券板块前景可期。万联证券非银行业研究团队表示,近期两融细则、风控指标计算标准修订等放松政策频出,分拆上市、科创板并购重组细则等资本市场改革政策不断落地,市场活力有望得到激发。考虑2018年下半年低基数影响,在中性假设下,预计全年证券行业将依旧较高业绩增速。长期看,伴随着资本市场改革不断深化,券商作为资本市场重要纽带必将最为享受改革红利。

同时,券商各条线业务将迎来潜在利好。付立春告诉本报记者,未来更多的企业选择创业板市场,将为券商IPO、并购重组等投行业务带来增量。从当下创业板的交易情形来看,经纪业务亦有望会作为亮点受益。资管业务上,各个市场之间的资金管理水平专业规范度将提升。对券商投研体系的要求也会更高。

此外,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主要利好是定价放开可能增加收益。沪深交易所之间竞争,也有利于增加上市数量。但最根本的,还是开发优质上市资源。

(责任编辑:何一华 HN110)